零式

文:


零式林轩何等聪明,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心思,但脸上依旧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到了这地步,少女终于花容失色,尽管不想束手就擒,可体内的法力已被那妖雾禁锢,甚至连四肢,都变得酸软无力,紧咬贝齿,才能勉强站立然而光华收敛,里面露出来的却并非什么可怕的妖兽,而是一位眉目如画的女修

“长老有何吩咐,尽管明说,只要晚辈能够办到,一定赴汤蹈火……”“道友言重了,林某可不需要你赴汤蹈火,我来此处,只是有几件小事相托“疾!”红绫伸出手来,玉指轻轻向前方的美人脸点去人毕竟不是神仙,想要做到完全的清心寡欲,是何其艰难零式而张松貌似粗鲁,其实口才却颇为了得,何况双方没有利益冲突,他自然是一五一十的如实相告了

零式上面放着一些自制的灵器,符篆,还有道书,摆摊的修士们大声吆喝,摊主与购买者讨价还价,为了区区一块晶石,争得面红耳赤,眼前的一切,是如此的似曾相识……即便以林轩的城府,也感觉像是南柯一梦,曾几何时,自己也是这么一位渺小的低阶修士,为了一点点资源,努力不止这里是低阶弟子做完杂务后,领取报酬以及低阶灵器的场所,林轩的到来自然十分引人瞩目金姓男子一呆,满脸讶然,偷偷放出神识,一扫之后,眼中顿时露出畏惧以极的神色,果然是凝丹期修仙者

林轩下这样想着,那遁光突然方向一改,朝着这边飞来此女也是胆大包天的主儿,对于白鹿的警告视若无睹,双手一掐,俏脸上闪过一缕红霞,一口精气喷出而金姓男子则满脸阴霾,偏偏怒气却又不敢发作出来,如此可怕的神识,难道是凝丹期修士?此人虽卑鄙无耻,但脑筋却转得极快,眼中异色一闪,脸上就堆砌出一副卑微的笑容来,遥遥施了一礼:“不知哪位前辈大驾光临,请恕晚辈未曾远迎零式

上一篇:
下一篇: